Category Archives: 臨床試驗

值得感恩的一天

值得感恩的一天 值得感恩的一天: 今天2016年10月1日是值得我在中醫路上感恩的一天。今天,是我中醫路上的一個新里程碑的開始。在我的生涯中決定設定一個針灸臨床試驗的一個新的針灸研究指導規範。這使我覺得這世界變得更明亮和美麗。只因為我放棄了夢想讓針灸臨床實驗做得讓西醫界接受,去做證據為基礎的臨床試驗。那是去穿一雙不適合針灸臨床試驗踩入的鞋。是名符其實的讓中醫老人“穿小鞋”。 經過與https://www.sciencebasedmedicine.org的作者哈里特·霍爾博士(Dr. Harriet Hall )和大衛·戈斯基博士 (Dr. David Gorski)  三天的討論,我發現,我們是不同的專業,有不能苟同的觀點。我們對每個病人做他自己適合的獨特治療。而他們以證據為基礎的科學家堅持雙盲和統一的治療取穴用於所有的臨床試驗病人。我覺得我要拒絕削足適履,去穿他們的鞋子後做臨床試驗。未來,我將創建一個新的方式做臨床試驗,並公佈治療效果。 原因如下: 宇宙是多樣化的。沒有單一的標尺可以用來衡量一切。這就是為什麼許多天才從學校失敗而退學,脫離學校教育後,成就驚世!所以,父母不要責怪您的孩子在學校的成績讓您失望。找出原因並糾正孩子的學習錯誤或找出適合開發孩子的天賦的一所學校。 循證臨床試驗需要篩選樣品病人,並使用相同的穴位來治療所有病人而不考慮個案的需求。無論初始如何嚴格篩選,臨床試驗中,病人從生活環境變化,情緒的干擾,生活方式,病原體侵入等可能會導致個性化治療的需求。但是,這種情況被證據為基礎的臨床試驗忽略。當我在我的針灸學校作實習生時,我曾經遇到過證據為基礎的臨床試驗。 證據為基礎的臨床試驗是在一個封閉的系統來完成。作為醫療服務的第一線醫師,我們面對的病人是沒有選擇的。這是一個開放的治療系統。我們都知道,從室內環境中養殖的植物或動物移到戶外時常有需要專人看管,以幫助過渡期的適應生存。否則,植物或動物可能會死。有時候,過渡期有足夠長的時間,也可以作為另一個研究課題。 針灸治療沒有辦法做針灸雙盲研究。這是由於我們的任何身體的點可以是啊是治療點。這意味著,在我們的身體所有的點都在經脈覆蓋範圍內。通常情況下,中醫師多使用針灸的經絡正式穴位。不過,也常有功能強大的新的奇穴被發現。他們或許不在正常主經絡循行路上,但是卻被正經的分支經絡交叉覆蓋著。 在這麼多才華橫溢的研究人員和不可數的資金投入科研,醫療服務提供者有更多的數字增長,並遵循科學式的規格教育加入醫療體制。結果?卻有越來越多的更嚴重的患者患病。患者的年齡迅速下降。這應該存在什麼不對之處?我們應該跳出原來的框框做思考。什麼需要改進或改變?系統中缺什麼?我認為,應該考慮解決現實問題和要得到的結果作為考慮基礎。這是反式思考。而不是制定遊戲規則,或說是用制度制定篩選規則,尤其是一群瞧不起中醫,又不屑學習,帶著有色眼鏡的人來用西藥臨床實驗規則來硬加到針灸臨床實驗上,選擇性的治療病人。在這種篩選下,總有病人被甩出治療方案而求告無門! 作為病人的一線治療醫師,我關心所有患者的生活質量得到迅速恢復,生命得救,花的成本是最小的,不要讓我們的後代生活在人類與動物基因混合的人形生物社會生活,是我努力的目標。   正如我最尊敬的老闆之一陳信雄先生(Mr. Gary Chen)說的:“我自己評價自己,而不是從他人的嘴巴來評價我自己。” 或者,許多成功的企業家說的:“我們跳出原來的框架來解決現實世界的問題,我們敢於與別人不同!” 我今天要慶祝我的職業生涯由西醫的證據為基礎的臨床試驗的科學家制定的桎梏中解脫的一天!我打破從學校學到的只有基於證據的臨床試驗數據才可以作為公認的值得尊敬的治療的迷思。不管教育程度和有沒有學術榮譽,我尊重所有的一切醫療服務人員,奉獻自己的生命,使他們的病人的生活過得更美好。 同時,我很感激哈里特·霍爾博士和大衛·戈斯基博士的投入,尤其是霍爾博士喚醒了我的天性本能,不去盲目追求被他人認可。感謝這三天寶貴的經驗。   © 寰宇針灸與傳統中醫

Posted in 臨床試驗 | Leave a comment